<em id="qcpgt"></em>

    <progress id="qcpgt"></progress>

    <rp id="qcpgt"><object id="qcpgt"><blockquote id="qcpgt"></blockquote></object></rp>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行業分析

    電力中長期市場和現貨市場如何有機銜接?

    中國能源報發布時間:2023-05-04 12:12:22  作者:楊曉冉

      如果把電力市場看作菜市場,那么電力“中長期市場”和“現貨市場”都像是在菜場買賣蔬菜。而二者有機銜接的電力市場體系就像“菜籃子工程”,不單單包括“菜場買賣”的工作,還包括“菜地”到“菜場”的整條產業鏈。

      隨著電改的不斷深入和新型電力系統的構建,推進建立“中長期交易規避風險,現貨市場發現價格”的電力市場體系日益迫切。

      國家能源局日前發布的《2023年能源工作指導意見》提出“加強能源治理能力建設”,其中在“深化重點領域改革”中明確:穩步提高電力中長期交易規模,扎實推進現貨試點結算試運行,積極穩妥推進電力現貨市場建設,加強電力中長期、現貨和輔助服務市場有機銜接。

      如果把電力市場看作菜市場,那么電力“中長期市場”和“現貨市場”都像是在菜場買賣蔬菜。而二者有機銜接的電力市場體系就像“菜籃子工程”,不單單包括“菜場買賣”的工作,還包括“菜地”到“菜場”的整條產業鏈。

      “電力市場體系的建設,不是只寫好電力中長期市場和現貨市場的規則就大功告成了,而是要建立電力市場的‘菜籃子工程’。”業內專家指出。

      市場體系中中長期和現貨相輔相成

      “作為電力市場的兩種交易類別,電力中長期市場和現貨市場各有側重、互相配合、共同作用,以實現電力市場交易。從理論上講,電力市場缺了它們中的任何一個都是不完整的。”上海電力大學能源電力科創中心常務副主任謝敬東向《中國能源報》記者介紹,電力市場中的中長期和現貨就像是一個硬幣的一體兩面,二者關系緊密:中長期市場穩定電價,規避風險;現貨市場通過實時反映市場競爭關系,為中長期市場提供價格基準。

      自電改啟動以來,如何有機銜接中長期市場與現貨市場、實現電力市場穩定并反映電力的商品價值屬性一直是十分重要的課題。近年來,國家相關政策頻出,不斷推進建立“中長期交易規避風險,現貨市場發現價格”的電力市場體系。

      2019年,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印發的《關于深化電力現貨市場建設試點工作的意見》明確指出:“統籌協調電力中長期交易與現貨市場。推動形成中長期交易價格與現貨市場價格科學合理的互動機制”;2020年7月發布的《電力中長期交易基本規則》進一步明確:“未開展電力現貨交易的地區,電力中長期交易執行本規則。開展電力現貨交易的地區,可結合實際,制定與現貨交易相銜接的電力中長期交易規則。”

      2022年1月發布的《關于加快建設全國統一電力市場體系的指導意見》又對“加強電力現貨市場與中長期市場的銜接”做出明確規劃:“到2025年,全國統一電力市場體系初步建成,國家市場與省(區、市)/區域市場協同運行,電力中長期、現貨、輔助服務市場一體化設計、聯合運營。”

      與此同時,我國電力現貨市場試點建設也在同步摸索實踐中。2017年發布的《關于開展電力現貨市場建設試點工作的通知》指出,逐步構建中長期交易與現貨交易相結合的電力市場體系,并選擇南方(以廣東起步)、蒙西、浙江、山西、山東、福建、四川、甘肅等8個地區為第一批試點;2021年,又將上海、江蘇、安徽、遼寧、河南、湖北等6省市作為第二批電力現貨試點。

      現貨市場下中長期進行曲線分解是關鍵

      據了解,從國外電力市場建設經驗來看,多數都是以現貨市場為電力電量平衡的主要市場:有些國家的電力電量平衡完全靠現貨市場實現;而有些國家的電力市場中,長期市場并不負責電力電量平衡,只作為純粹的金融交易或出于平衡市場機制的需要而建立。

      那么,我國現貨市場出現后,中長期市場發生了怎樣的變化?有電力市場專家向記者分析,我國與國外電力市場改革的步驟不盡相同。許多國外電力市場自改革之初就具備了成熟的經濟調度基礎。“但我國的電力市場是先有中長期市場,后有現貨市場。在現貨市場建立之前的中長期交易,屬于不帶電力曲線的純電量交易。若要與現貨更好地‘接軌’,中長期交易必須是實現帶曲線的電力交易。”

      也就是說,在建立了現貨市場后,中長期市場的含義就轉變為——相對于現貨市場而言,所進行的電力交易的時間尺度更長的市場,如年度市場、月度市場等。那么,它進行交易的“電”,其“最小”時間尺度應與現貨市場的時間尺度一致,必須將所有交易按照現貨市場的時間尺度分解曲線。“比如說,現貨是以小時為單位進行交易的,那么中長期的月度、年度交易也必須分解為小時,變成帶曲線交易。這樣一來,中長期市場和現貨市場才能銜接。”上述電力市場專家說。

      因此,在現貨市場環境下,中長期交易必須進行曲線分解。為此,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自2016年底聯合印發《電力中長期交易基本規則(暫行)》以來,已多次強調“鼓勵帶電力曲線的中長期交易”。

      同時,高可再生能源占比的新型電力系統也需要中長期市場與現貨市場緊密銜接。上述電力市場專家分析,中長期交易在電力市場中發揮著壓艙石和穩定器的作用,但在反映可再生能源時空價值方面有所欠缺,而靈活、實時的現貨市場價格信號能夠促進和優化可再生能源的投資及配置。

      下一階段“有為政府”的研究力度應加大

      因此,在電力現貨試點地區,推進電力現貨市場建設的同時,健全中長期市場價格發現機制、完善帶電力曲線的交易機制就尤為重要。業內人士指出,這就需要建立中長期市場調整機制,圍繞現貨市場設計和調整中長期市場,并豐富中長期交易品種和方式,推進中長期市場與現貨市場更好地銜接;而在中長期交易體系尚未健全、只簽訂不帶電力曲線的地區,可采用典型用電曲線結合新能源預測確定中長期曲線的方法。

      近年來,我國多個地區開展了中長期市場與現貨市場銜接的探索。例如,甘肅、福建中長期交易合約電量均分解到日曲線;江西2022年10月也首次實現D-3日(現貨市場出清計劃執行日“D日”的前三天)24時段交易模擬結算,推動了中長期交易進一步向更短周期、更細時段轉變,促進中長期與現貨銜接。

      記者同時從業內專家處了解到,要建設好電力市場,必須兼顧“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謝敬東認為,多年來,我國電力市場建設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有效市場’上,但對于如何建立‘有為政府’的研究有限,導致政府在從計劃向市場轉變的過程中難以適應。

      “隨著計劃電價的逐步淡出,以計劃電價為參照的電力市場價格合理性的標準變得模糊甚至失真,電力市場亟需形成新的價格合理性評價標準,并據此建立市場價格的宏觀調控手段,保障市場運營在合理的價格空間內。”謝敬東指出,下一階段,應加大對電力市場“有為政府”的研究力度,為政府提供更好的市場管理工具,加強電力市場治理體系建設。

      對于“計劃+市場”的雙軌制導致現貨市場產生大量不平衡資金,并造成現貨電價不能向用戶傳導的問題,另有電力市場從業人士建議,應按國家規定放開用戶準入,進入中長期市場的電力用戶要同時全部進入現貨市場。

      來源:中國能源報 記者 楊曉冉


    評論

    用戶名:   匿名發表  
    密碼:  
    驗證碼:
    最新評論0